思茶念语

【12.4更新】Mtslash扫文指南 (不定期更新,部分含AO3网址,末尾微量AO3扫文且未翻)

Majorie_M:

·最新更新时间 2018.12.4,新的推荐默认放在最上端


·大部分是mtslash上的老文,有一两篇AO3的生肉,全是po主挑出来的自己比较喜欢的文,如果觉得ooc请点叉




·第一行标题(为了格式有改动过),第二或第三行是简单的剧情介绍或AU介绍,最后是网址(mtslash和ao3我尽量都放了)




再推几个LOFTER上的太太(打扰太太勿怪QAQ):


 @花鸟莫深愁 原创太太,文笔特别原著


 @街角的野良貓 撒糖向原创太太


 @洞庭水上一株桐 译者+原创太太


 @头骨先森想爬墙 译者,翻G大调的太太


 @Seinano 翻译星光映照的神仙太太




Mtslash & AO3 推荐同人:


【悲惨世界】A Reflection of Starlight 星光映照


作者简介:Valjean救下了Javert,两人开始了相互救赎的道路。


http://ekabell.lofter.com/post/3229ee_ff51d39




http://www.mtslash.net/thread-230764-1-1.html




【悲惨世界】待旧色老去 (V/J)


(Toil Until the Old Colors Facade)


(轮回与救赎)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43490/chapters/1494986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5407&highlight=%A1%BE%B1%AF%B2%D2%CA%C0%BD%E7%A1%BF%B4%FD%BE%C9%C9%AB%C0%CF%C8%A5%2B%28V%2FJ%29


 




【悲惨世界】love is an old wound (Valjean/Javert,R?)


(沙威旧伤设定——蒙特勒伊时被冉阿让打伤手)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19592&highlight=%A1%BE%B1%AF%B2%D2%CA%C0%BD%E7%A1%BFlove%2Bis%2Ban%2Bold%2Bwound%2B%A3%A8Valjean%2FJave


 




【悲惨世界】一地猫毛【JVJ】


(跳河PQ & 兔狲鲨)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75253&highlight=%A1%BE%B1%AF%B2%D2%CA%C0%BD%E7%A1%BF%D2%BB%B5%D8%C3%A8%C3%AB%A1%BEJVJ%A1%BF


 




【悲惨世界】我是查理 (JVJ/J) (一发完) 


(法国恐袭,虐,主要人物死亡)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78434&highlight=%CE%D2%CA%C7%B2%E9%C0%ED


 




【悲惨世界】最后一案(现代AU, Valjean/Javert,正文及番外,NC17)


(让叔慈善家,沙威警察设定,未揭穿身份)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19586&highlight=%A1%BE%B1%AF%B2%D2%CA%C0%BD%E7%A1%BF%D7%EE%BA%F3%D2%BB%B0%B8%A3%A8%CF%D6%B4%FAAU%2C%2BValjean%2FJavert%A3%AC%D5%FD%CE%C4%BC%B0%B7%AC%CD%E2%A3%ACNC


 




【悲惨世界】发红 Rougir (JVJ/J 现代AU,OOC) NC-17


(吻痕梗,Marius x Cosette有)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67982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6117&highlight=%A1%BE%B1%AF%B2%D2%CA%C0%BD%E7%A1%BF%B7%A2%BA%EC%2BRougir%2B%28JVJ%2FJ%2B%CF%D6%B4%FAAU%A3%ACOOC%29%2BNC-17


 




【悲惨世界】霍格沃兹,一段野史段子集(HP AU)(JVJ/J,G/E)


(黑魔法防御术教授让x魔药教授沙,已坑)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34044&highlight=%BB%F4%B8%F1%CE%D6%D7%C8%A3%AC%D2%BB%B6%CE%D2%B0%CA%B7%B6%CE%D7%D3%BC%AF%A3%A8HP%2BAU%A3%A9%A3%A8JVJ%A3%AFJ%A3%ACG%A3%AFE%A3%A9


 




【授翻】【悲惨世界】补丁正义联盟 (V/J,现代超级英雄AU)NC-17 完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98815&highlight=%A1%BE%CA%DA%B7%AD%A1%BF%A1%BE%B1%AF%B2%D2%CA%C0%BD%E7%A1%BF%B2%B9%B6%A1%D5%FD%D2%E5%C1%AA%C3%CB%2B%A3%A8V%2FJ%A3%AC%CF%D6%B4%FA%B3%AC%BC%B6%D3%A2%D0%DBAU%A3%A9NC-17%2B%CD%EA


 




【悲慘世界】交換生 (V/J) HP AU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44641&highlight=%A1%BE%B1%AF%91K%CA%C0%BD%E7%A1%BF%BD%BB%93Q%C9%FA%2B%28V%2FJ%29%2BHP%2BAU


 




【悲惨世界】沙威与安灼拉的臭不要脸嘴皮战(G,欢乐向相互吐槽短篇完结)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52847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5353&highlight=%A1%BE%B1%AF%B2%D2%CA%C0%BD%E7%A1%BF%C9%B3%CD%FE%D3%EB%B0%B2%D7%C6%C0%AD%B5%C4%B3%F4%B2%BB%D2%AA%C1%B3%D7%EC%C6%A4%D5%BD%A3%A8G%2C%BB%B6%C0%D6%CF%F2%CF%E0%BB%A5%CD%C2%B2%DB%B6%CC%C6%AA%CD%EA%BD%E1%A3%A9


 




【悲惨世界】五次Cosette问了个问题,一次她得到了答案(肉!粮!)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90235&highlight=%A1%BE%B1%AF%B2%D2%CA%C0%BD%E7%A1%BF%CE%E5%B4%CECosette%CE%CA%C1%CB%B8%F6%CE%CA%CC%E2%A3%AC%D2%BB%B4%CE%CB%FD%B5%C3%B5%BD%C1%CB%B4%F0%B0%B8


 




【悲惨世界】如果探長被縮小了 Little Javert (V/J) 拇指姑娘梗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26044&highlight=%A1%BE%B1%AF%B2%D2%CA%C0%BD%E7%A1%BF%C8%E7%B9%FB%CC%BD%E9L%B1%BB%BFs%D0%A1%C1%CB%2BLittle%2BJavert%2B%28V%2FJ%29%2B%C4%B4%D6%B8%B9%C3%C4%EF%B9%A3


 




【悲惨世界】【Valvert】海的囚徒 


(市长让x人鱼鲨,海的女儿AU)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00948&highlight=%A1%BEValvert%A1%BF%BA%A3%B5%C4%C7%F4%CD%BD


 




【悲惨世界 】关于一个不怎么温良的守护天使


(现代让x守护天使鲨)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76151&highlight=%A1%BE%B1%AF%B2%D2%CA%C0%BD%E7%2B%A1%BF%B9%D8%D3%DA%D2%BB%B8%F6%B2%BB%D4%F5%C3%B4%CE%C2%C1%BC%B5%C4%CA%D8%BB%A4%CC%EC%CA%B9


 




【悲惨世界】Bonding With The Enemy 通敌(短完,R/J E/R JVJ/J)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68971/chapters/1442572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31140&highlight=Bonding%2BWith%2BThe%2BEnemy%2B%CD%A8%B5%D0


 




【授翻】【悲惨世界】Release (V/J) 分级Mature (H,下药梗上篇完)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24890?view_adult=true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8724&highlight=Release


 




【授翻】【悲惨世界】Relapse (V/J) 分级Explicit (H,下药梗下篇)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90384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91829&highlight=Relapse


 




【悲惨世界】black ribbon and...?(Valjean/Javert, 一场扎小辫子的PWP) 


(缎带梗,H有)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19587&highlight=%A1%BE%B1%AF%B2%D2%CA%C0%BD%E7%A1%BFblack%2Bribbon%2Band...%A3%BF%A3%A8Valjean%2FJaver


 




【悲惨世界】So they meet again (吸血鬼AU,Valjean/Javert,ultraviolet Xover)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19595&highlight=%A1%BE%B1%AF%B2%D2%CA%C0%BD%E7%A1%BFSo%2Bthey%2Bmeet%2Bagain%2B%A3%A8%CE%FC%D1%AA%B9%EDAU%A3%ACValjean%2F


 




【悲惨世界】confession (吸血鬼AU,Valjean/Javert,忏悔室play的PWP?)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19598&highlight=%A1%BE%B1%AF%B2%D2%CA%C0%BD%E7%A1%BFconfession%2B%A3%A8%CE%FC%D1%AA%B9%EDAU%A3%ACValjean%2FJavert%A3%AC%E2%E3


 




【悲惨世界】关于审讯室录像的一点小事故(吸血鬼AU,Valjean/Javert,PWP)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19597&highlight=%A1%BE%B1%AF%B2%D2%CA%C0%BD%E7%A1%BF%B9%D8%D3%DA%C9%F3%D1%B6%CA%D2%C2%BC%CF%F1%B5%C4%D2%BB%B5%E3%D0%A1%CA%C2%B9%CA%A3%A8%CE%FC%D1%AA%B9%EDAU%A3%ACValjean%2FJavert


 




【悲惨世界】Crux(吸血鬼AU,Valjean/Javert,NC17,完结)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19599&highlight=%A1%BE%B1%AF%B2%D2%CA%C0%BD%E7%A1%BFCrux%A3%A8%CE%FC%D1%AA%B9%EDAU%A3%ACValjean%2FJavert%A3%ACNC17%A3%AC%CD%EA%BD%E1%A3%A9




 


【悲惨世界】A little help (现代AU, Valjean/Javert, PWP,道具play有)


(缉毒警察鲨)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19588&highlight=%A1%BE%B1%AF%B2%D2%CA%C0%BD%E7%A1%BFA%2Blittle%2Bhelp%2B%A3%A8%CF%D6%B4%FAAU%2C%2BValjean%2FJaver


 




【悲慘世界】The Morning After(Valjean/Javert)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31324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4825&highlight=%A1%BE%B1%AF%91K%CA%C0%BD%E7%A1%BFThe%2BMorning%2BAfter%28Valjean%2FJavert%29


 




【悲惨世界】 执勤(Valjean/Javert,现代AU,伪站街梗,H)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8521&highlight=%A1%BE%B1%AF%B2%D2%CA%C0%BD%E7%A1%BF%2B%D6%B4%C7%DA




 


【悲惨世界】【Jean Valjean/Javert】五次Javert失败的自杀尝试


(注:这篇有AO3,然而译者没有放链接,喜欢的朋友可以去AO3上直接搜索)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1665


 




【悲惨世界】【Jean Valjean/Javert】When the ending is not the end.


(鬼魂鲨配着阿让走过了人生的最后一段时光,生肉)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53564



【随笔】想吃零食

天哪这是什么神仙文笔!我从没想过吃东西有那么多值得在意的细节……整体描写有stream of consciousness的感觉,前调是浅蓝色的寂寞,中调寡淡凉薄,尾调的字里行间有隐约的反乌托邦思想。空气给予,空气迫害,我们无处可逃,只缘身在此山中。太太我爱您!今晚为您落泪!!


晚七:

在肚子鼓出来的情况下,又坚持啃了三根能量棒。外面的膨化的脆脆的壳和内里添加剂堆叠的甜甜的心。在口腔内被粉碎、濡湿,然后顺着食道吞咽下去,落向空空如也的心的方位。胃是被吹得太大的气球,又被强迫往外突出了两分。然而舌尖反馈来的味觉的享受只不过维持了一瞬,很快又只剩下空荡荡,牙齿寂寞地去咀嚼空气。侧目就能看见漂亮的花边的袖口,却包着丰腴圆润的手,皮肉将青筋掩饰为玩闹的深色涂鸦。手里什么都没有,闲来无事只能左手握住右手,模拟亲昵的接触。


也不是觉得有什么不愉快的地方。阳光泼洒满堂,暖气还在上空奋斗着轰隆轰隆,身子很暖和,因而感到厚外套的束缚与不合时宜。毕竟不是同一个母亲所生,纤维与毛线挤压着表达着自己的不满。皮肤只能看着这一场无声的看似亲近的争斗而逐渐干渴。但那又怎么样呢。就像空气的压力一样,都是习惯后就会置若未闻的事物。只要没有饥饿也没有寒冷,即使时而有隐秘的情感暗流藏在血细胞里流动运输,都是很快就可以当做废料来排泄解决的。没有什么是毁灭解决不了的。


但是指尖还是一寸一寸地冷下去了。手机上表征时间的数字不停地改变,但几乎从未失误。肚子还是很胀,心却很好。虽然没有食物确确实实进入胃袋的具体感知让人有点不安,但就结果来说,我作为人还是在好好地运行着,心脏没有被迫承担不属于它的职责。可是即使如此,腹部的过度饱腹感依旧让我困惑。我有进了那么多的食物吗?留在记忆中的多巴胺曾经带来的快乐早就蒙上了雾气难以辨认,只有口中空气的苍白的味道仍然清晰。我是不是太勉强胃啦,这么想着,但胃没有言语这种能力,也只能任由我随意对待。从理性来说,我是希望胃过得好的,平白无故让胃遭殃干什么。不过胃所能带来的反馈太过轻微,其可能带来的后果也是很可能能被医学解决的,那我还是更想给自己带来更多的品尝食物的幸福感,尽管它因为量的增多导致增幅一路狂跌,可终究还是一个正值的幸福。对啊,我只是想要幸福罢了,所以我不停地进食。


大脑忙于解析入口的食物,就忘记了很多事情,醉倒在暖融融的空气里,任由阳光在视网膜上翩跹。空气被唾沫裹挟着一起坠落入食道的深渊。现在空气的压力不只在外面压迫我,它也在体内压迫我了。那又怎么样呢。我还活着,我也没有什么很不快的地方。我张开嘴呼吸,压迫我的空气就从体内一直到体外都有了沟通,我发出了声音,声波在空气中传递着。然后我就明白了。我一直在说着的是空气的话语,我也只能在空气中才能言语。所以,我不能对空气说,你压得我很难过。所以,我对着空气中的阳光微笑,我对着暖气吹出的空气微笑,我对着这被空气包围的世界微笑。你是那么的美丽又空旷呀。


口中都是寡淡的空气。只有大脑悄悄告诉我,有点苦。

【考据向】莫扎特的葬礼上的天气、萨列里的在场与否,和部分谣言

@晚七 求你一定要看一看!!

谷一家:

*一个争论了很久的问题….其实我也不敢下定论,只是来理一理思路


*(私心觉得应该是在的,因为问题本身的模糊性所以文学作品或二次创作里写在不在应该都行?)


*可能会顺便解释一下天气原因和莫扎特葬礼人少问题。


*最后偏到了萨老师的谣言问题上。


*富含又冷又雷的音乐剧梗,请慎重观看,表情包出自群内(侵删)。


*资料来源比较杂且广,期中有部分资料是经由论文的二手资料,所以不能确保准确性。


*可能会有错误,欢迎各位老师指出!


————————————————————————


关于这篇论文的起因是这样的,我在看《1791,莫扎特的最后一年》里,他对于莫扎特葬礼的描写是这样的。


“莫扎特去世于十二月五日星期一零点五十五分:这个确切的信息来自于莫扎特姐姐玛利亚·安娜的一封亲笔信,写于1792年4月。从钦岑多夫的日记可以看到,当天的天气是‘温和的,到目前为止有三四次雾,第二天天气也是不太正常的温和’‘也经常有雾,但仍在刮风’”


咦?是温和的天气吗?可是大部分人小时候或者是在网上搜到的莫扎特的葬礼一般都是这样的啊?



啊,大雪,暴风,恶劣的天气搭配着凄凉的葬礼,这才是人们记忆里正常的莫扎特的葬礼画面。


(顺便这是1956年中国引进的一本苏联作者的《莫扎特传》,我也不知道萨老师那段凝望是怎么写出来的(。))


或者那是大暴雨的一天。



(三部与莫扎特有关的外国文献,请记住最后一个,他就是罪魁祸首!)



来源——吕晨《萨列里——莫扎特的“谋杀者”》(未标出参考文献)



来源———萨列里在电影《莫扎特传》戏里戏外  刘宇乾 隋欣 哈尔滨大学师范学院


这一篇的参考文献如下:



那么问题来了



这一天的天气到底是哪个?


这个问题其实我和另一位@S仰天大笑种田去 老师也有讨论过,结论是。


“大概葬礼那天是一个狂风暴雪和晴空万里交替着的日子,而萨老师就像薛定谔的猫一样”


对的,结果就是连萨老师在不在场都不能确定了。S老师例举了两本研究萨老师比较专业的专著,一本 Salieri, rival of Mozart认为萨老师应该到了现场,而另一本from 'Maligned master'则认为没有明确的证据。后者比前者晚,所以说史料的真实性低于前者,但是前者也没有列举出可信的到场人员清单之类的….


https://weibo.com/1589916250/GfpHEdS6b ←讨论的内容在这,感兴趣可以去看看。


然后这是萨老师个人网络传记的页面



里面说根据最新证据,萨老师是出席了的,但是鉴于这个网站有“明明之前写了萨列里结婚是1775年,后面还是把人萨列里记岔了一年的结婚日期1774年十月十日写了上去”这种事,所以我觉得还是有一定的不可信性。


“音乐家历史“这个网站上萨老师的年表里并没有提及他到底有没有去,1791这本引用文献非常详实的书又说绝对没有列表因为所有人都忘记了,可是这本书实际上是1988—1989年出版的,所以观点又局限性,比如他就没有猜到萨老师和莫扎特的合作的旧谱会在2016年重新被扒出来….


萨列里来了,萨列里没来,萨列里列来没来拉丝奶酪(←并没有这种东西)



幸而昨天经人提醒,发现了一份非常棒棒的论文资料——“The Weather at Mozart's Funeral”,1960年登载在期刊上的一份论文,虽然离现在很远但是分析十分详尽,前半葬礼天气研究,后半专心跑偏研究萨列里老师,一文两用简直完美。全部读完了一边以后,虽然还是不能下定论,但是天气至少是能够搞清楚了。(再次感谢S太太帮我下载了这篇论文资料!)


接下来就是配合这篇论文的时间顺序,分析一下莫扎特葬礼到底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风雨雪交加的状态的,以及萨老师到底来没来?


首先让我们直接来看天气的结果。



这是当天维也纳气象局的记录,这篇论文发表的时候是1960年,所以当时维也纳十八世纪的气象记录还是有据可查的。上面的数据是F. Steinhauser教授在1959年7月9日发表的,他表示这是1791年12月6日维也纳天文台的记录,也就是莫扎特下葬当天。计数的方法是维也纳线和英寸计数的气压,温度是列式温标R。


翻译一下就是:这一天的气温在三到四度之间,弱东风,天气温和。除此以外,这一天虽然有薄雾,但是风不曾停歇的吹过维也纳,白天的温度也在冰点以上,排除了降雪,更不可能有大暴雨了。


至于为什么莫扎特的家人没有在下葬时陪在他身边,康斯坦斯没有出席葬礼,Steinhauser认为是当时的一种习俗——只有当墓地位在教堂旁边或附近的时候人们才会看着棺椁下葬,而莫扎特的墓位离教堂至少有半个小时的路程。因为一些风俗原因,妇女很少参加葬礼,这可能就是康斯坦斯没有出息莫扎特的葬礼的原因。


和其他人一起葬在同一墓坑中,没有墓碑,这个则是受到了当时约瑟夫二世简葬改革的影响,并不能与莫扎特家拮据的经济状况直接联系,也不能说“草草掩埋在乱坟冈中”之类的。虽然后面关于出席葬礼人数较少的问题可能和金钱方面有关。


接下来就是天气是如何逐渐演变的了…


首先是离葬礼时间最近的,弗里德里克·施希特格尔负责的莫扎特的第一本传记(1789年)。在这本传记中没有提及天气问题,他只是简单的叙述了整个过程——莫扎特去世,康斯坦斯为他痛哭,并且自己也病倒了。之后为了节约金钱,他们置办了一场普通的葬礼,埋葬了莫扎特。莫扎特的姐姐、妻子都参与了这本书的撰写之中,如果那天的天气真的是戏剧化一样的恶劣至极,她们是不会忘记的——也就是说那些东西都是后人加上的,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莫扎特也算是“无辜的怪物”呢


(坟头浇水浇雪…好像也很惨)


在1843年的《the Nouvelle Biographie de Mozart》(俄国作家 Oulibicheff著) 和1845年的《 in the Life of Mozart》(英国作家Edward Holmes著)的传记里,恶劣天气一直都没有出现,直到某位眼尖的作家——Otto Jahn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他在一部1859年发表在莱比锡的莫扎特传记中发现了一个脚注,原文作者因为觉得可信度不高就没有使用里面的历史材料——1856年度维也纳摩根邮报的第28期记载了这样的一件事:有一位年迈的老人声称自己是看见莫扎特葬礼的目击者,1791年十二月七日他目睹了莫扎特的葬礼——那天莫扎特两点才在教堂受过祝福,祝福的同时外边开始吹起风暴,随后暴风雨和雪花一同落下。在场的人很少,只有他的几个朋友和三个女人跟着尸体一同到外边去,他的妻子不在。他们打着伞站在棺木旁边,但是雨和雪越下越大,最后他们也只好放弃送莫扎特最后一行,转身从大门那里离开去酒馆里暖暖身子去了。


很明显,Otto Jahn更喜欢这种戏剧化和诗意的“史实”,大部分人也是。先不说一个大部分莫扎特传记都不会犯的错误——葬礼是十二月六日的事情,而且是从教区的入口进入,三点开始的。这则故事是在莫扎特葬礼举行六十四年后才被披露出来的,孩子当然不可能参加葬礼,意思就是讲述者至少是一位七十五岁以上的老人了,他说的话是否可信,还待考证呢。


还有一点,Otto Jahn本意可能并不是想要写一部完全的纪实传记——他的书发表时,正好时值莫扎特诞辰100周年的1856年,这更像是一种半虚化的伪纪实小说,但是人们相信了里面的说辞。于是,后继的研究者们因为资料缺乏或者其他原因引用了这种戏剧化的说法,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暴雨暴雪天灾之类的说法,都出现在1856年后。


可怜的沃尔夫冈,一次又一次的在自己的传记里死了还不够,还要被风吹雨打雪埋,为艺术献身(。)



至于莫扎特现在的尸骨,只能说是真的丢了。因为当时极坑的墓葬方式:


是因为在他逝世之前7年的1784年,国王约瑟夫二世颁布特别谕令,倡导殡葬改革,一是鉴于城内的公墓人满为患,且影响公共卫生,就在城外加修公墓;二是葬礼从简,不得使用昂贵的棺木;三是实行集体安葬,尽量少占用公墓内的土地。


莫扎特逝世后先在教堂举行简单的葬礼,然后用马车将遗体拉到圣马克斯公墓安葬。这座公墓位于维也纳东南郊,谕令发布后修建,环境极为幽静。莫扎特安葬在那里,可以说是顺势而为,而不是出于丧葬费用的考虑。按照节约用地的规定,安葬在公共墓地者,不是一人一穴,而是几人同享一穴。莫扎特的遗体装殓在一具木棺中,同其他四五个人埋葬在一起。(当然并不是乱葬岗)


然后当时还有一个很坑的风俗,就是不葬在教堂旁边的,教堂里祝福的仪式过了就由车夫运棺木,其他人就不用跟着了,各自散了回家吃饭。所以这才是为什么朋友们没看着他下葬的原因。(莫扎特墓到教堂有半小时路程)


当时的极简墓葬主义甚至蔓延到了墓碑之上——车夫运着莫扎特到了埋葬地后没给他竖墓碑,而是竖了一块木牌。很多年后康斯坦斯去找,当然就丢了啊。车夫肯定也记不清了,不过这还不是结束….


为了“腾出更多的身位”,所有先葬者的遗骸十年后都要挖掘出来,更加密集地重新埋葬。莫扎特的遗骸挖出后重新安葬在何处,他们已无法确定,估计是在坟茔密集的第三排或第四排。正是根据这一说法,雕刻家汉斯·加塞尔于1859年为莫扎特修建了一个简单的纪念碑。1874年,这座公墓改为公园,包括考恩豪斯、约瑟夫·施特劳斯等在内的能够确认坟茔者,遗骸挖出来都迁往他处。


所以1888年维也纳中央公墓要设立要葬音乐家的“荣誉墓区”时,首先考虑的是把莫扎特的遗骸迁过去。可是,他的坟茔的确切位置无法确定,遗骸无从找寻。怎么办?荣誉公墓是不能没有他的位置的。


斟酌再三,有关方面决定把加塞尔为他制作的那座纪念碑搬迁过去。这就是现在处于荣誉墓区中心位置的那座纪念碑的来由。结果,安葬在荣誉墓区的人都有墓地和墓碑,唯有莫扎特既没有墓地也没有墓碑,只有一座纪念碑权充他的存在。


这么惨了你们还要加暴风雪暴风雨,还有良心吗?.jpg



接下来就是萨列里到底在不在为数不多的那几个人里的问题。


首先是为什么莫扎特葬礼来的人少,而萨老师的葬礼则来了维也纳所有音乐大手和宫廷相关者,人暴多的问题——习俗,说到底还是习俗,还有钱。


那个时期不像是现在一样通信方便,尸体也不能老摆着不下葬。所以从死亡到下葬,能够准备葬礼额时间其实不多,而且一般是有生前准备的。莫扎特走的太快,康斯坦斯和他亲密的人都没有想到他会那么早的去世,所以葬礼上的用品很多都是现置办的。


而萨老师在自己死前七年就担心过自己马上就要死了,死前的两年又很忧郁的觉得自己要求见上帝了。所以他应该提前就给自己写过讣告,准备过葬礼的棺材,还有一系列的流程,可能死后已经打算一条龙服务走起了。(然而摔到脑袋导致住院和谣言盛行这个我觉得还是出乎了他的意料)所以死后准备充分,来参加葬礼的人也多。


还有一点就是意大利人其实很重视自己的讣告的。当时,能够得知某人要举行葬礼除了用嘴说最好传播的方法就是刊登讣告。萨老师的讣告其实比他的书信资料要好找,而且还不止一个版本,你看他满破上都端着自己的讣告够重视了吧(。)而莫扎特死的急又早,讣告无论是托人写还是其他朋友的哀悼文都没有充分的传播时间,他们也没钱在报纸上发很多讣告,只有周围能口耳相告的人第一时间得知了他的死讯。所以来参加葬礼的人数也就不太可能多到哪里去了。


然后是关于萨老师到底去没去的史料记录。


不出乎意料的,会有这样的问题存在多半是因为早期的记录和传记中没有写明。弗里德里克·施希特格尔的第一本传记里对这件事只字未提,只是用简单的含糊手法带了过去。(其他人去没去我不知道,我觉得这位一定是没有去的)


鉴于上面所提莫扎特葬礼的混乱和匆忙,没有特别的参加者名单或者没有细细提及这件事也还是情有可原的。而在Otto Jahn的版本中,参加葬礼的人是这几位:苏斯迈尔,Baron van Swieten,Joseph Deiner(殡仪师),大提琴手奥斯勒,Kapellmeister Roser,以及,安东尼奥·萨列里。


(作为一个cp党我虽然想说干得好但是您之前的表现让您显得非常不靠谱.jpg)


后续的一些传记作者在这张表单上还加上了Albrechtsberger和莫扎特小叔子的名字,也有一些作者会把萨列里的名字删除。但是由上面我们可知Otto Jahn虽然不太靠谱,但是总归还是会考据的。意思就是萨列里参加了莫扎特的葬礼这件事至少有着原型——在萨列里毒杀了莫扎特的谣言泛滥了那么久之后,Otto Jahn又为什么会相信萨列里一定去了莫扎特的葬礼为他哀悼呢?他资料的来源是什么呢?


是讣告。


Anselm Hiittenbrenner,萨列里的学生之一,是第一个声明萨列里参加了莫扎特葬礼的人。在他的讣告文中写到:“萨列里总是以无比的敬意谈论莫扎特。在莫扎特去世前两天,他去拜访了莫扎特,他是为数不多的参加了葬礼为死者哀悼的人。”


遗憾的是,这位学生出生是在莫扎特死后,所以人们认为这应该是萨列里年老之后告诉他的,认为可信度不够。甚至有恶意者是这么推测的——毒杀了莫扎特的人去参加他的葬礼,是想确保对方真的死透了。萨列里在快去世前精神不正常这事的可信度倒是相当的大,他有一位朋友Rochlitz在1825年6月的《Allgemeine musikalische Zeitung》(德语期刊)里写道:“Salieri在黑暗的幻觉中迷失了自己……他认为自己的名誉被毁掉了,有时还指责自己犯下了可怕的罪行。”


但是关于自残、忏悔自己杀死了莫扎特的罪行等事都没有真实的依据,两名照看萨列里的护工否认了这些事,只是说他的精神十分不稳定。


下面会讨论一些当时和萨老师有关的谣言,以及这些谣言的内容…


首先我们要点名批评一下普希金同学。普希金同学本身是《唐·乔瓦尼》的迷弟,也是莫扎特的迷弟。萨列里对于莫扎特的作品是相当尊重的,但并不将它们看的完美无缺,所以有时候也会提出相应的修改建议——比如我们都熟知的梗“太多音符”。有很多人会认为这是一个嘲笑作曲家无知而无能的梗…


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这样的(。)


萨列里的风格很大程度上继承了德鲁克,而他们希望的是音乐在歌剧中不要喧宾夺主,不要和唱段争抢风头。萨列里本身在创作歌剧的时候也会根据歌唱者本身的能力问题而更改自己的谱曲,便于他们和歌剧本身配合的更好——事实证明这样的方法确实有效,人们说萨列里在退休前,维也纳拥有最好的演奏乐团和剧团。


至于莫扎特则不一样,他有才华,所以能够像是小孩一样尽情的在乐谱上涂鸦,添加颜色,细化成自己想要的样子,虽然这对于歌者和演奏者不一定友好。太多音符就像是极简主义画家对于其他画派画家建议可以减少绘画的线条一样,虽然不一定合适,但是都是技术上的建议,没有高下之分,只和风格有关。


但是普希金不太这么想。于是他的短剧里有这么一幕——在《唐·乔瓦尼》的第一次演出中,当所有的听众,包括伟大的鉴赏家,默默地欣赏莫扎特的和谐时,听到了嘘声。每个人都惊讶地和愤怒地转向它的源头,著名的萨列里愤怒地离开了剧院,被嫉妒所吞噬。


被嫉妒所吞噬…这样吗?



当然,他也查了一些资料,但是可能时间点不太对,他查到的是这样画风的。


“一些德语的报刊说:临终时,萨列里承认了他可怕的罪行,那就是毒害了伟大的莫扎特。一个嫉妒《唐·乔瓦尼》的人可能会毒害它的创造者。”


然后后来的事我们都知道了。


至于当时的谣言有多恶毒荒诞,可以看看下面这个。


1822年罗西尼请求萨列里带他去见见贝多芬,萨列里答应了,把罗西尼带到了贝多芬在维也纳的住所处。当贝多芬看见萨列里的时候,他转向罗西尼高吼起来:“你怎敢和毒杀莫扎特的凶手一起到我家来!?”萨列里为眼前的事惊呆了,他匆忙的离去,心灵崩溃,以至于完全精神错乱。


造谣的这位朋友,有点良心啊,贝多芬他最尊敬的老师之一就是萨老师,他不仅对于自己的老师是萨列里这件事贼骄傲还给萨老师写了好几首曲子呢。小心狂阶贝多芬上门踢馆啊。


但是这事还没完。


Edward Holmes在他的《Life of Mozart》中将萨列里定为一位假想犯,并描写了他在众人面前忏悔的事。没有文献能够支持这样的假说,但是苏联音乐学家Igor Boelza在他的书《莫扎特和萨列里》中断言一位叫Guido Adler的学者在维也纳档案馆发现了萨列里的忏悔资料,其中甚至包括他是如何缓慢的用毒液害死莫扎特的,而这名学者和自己说了他的发现。然而,这名学者没有发表关于这件事的任何文章,并且已经去世。而Igor Boelza至今没有拿出相关证据(由于提到这件事的文章是1960,所以我觉得大概他也凉了吧(。))


实际上,在1826年这些怀疑就已经达到了另一个顶端了。流言蜚语传的比风还快,而保护萨列里名誉的文章和声音都被压盖住了。萨列里的辩护者中有一位奥地利作曲家西格蒙德.纽科姆,他在伦敦的音乐季刊上继续进行这方面的话题讨论。


“公众报刊重复的说着萨列里忏悔并承认自己造成了莫扎特的英年早逝,然而它们之中没有一个去追寻着这种说法的源头,即使这可能会毁了一个人一生的回忆,一个已经在维也纳勤恳生活工作了五十八年的人。“


“莫扎特和萨列里互相尊重,彼此之间有着亲密的友谊,承认彼此的优点。任何人都不能说萨列里嫉妒莫扎特的才智,而任何认识他的人(如我)都会同意这种的看法,这个人在五十八年的时间里过着无可指摘的生活,简单地完善着自己的音乐,并热心帮助邻人。我认为,这样的一个人不可能是凶手——一个在莫扎特去世后的三十四年里,自愿放弃了自己让人垂涎的社会地位后还保持着如此富有魅力的人格的人。”


“就算如果他声称了自己犯了罪,你们也不应该如此轻而易举的就接受了且大肆传播。一个已经七十四岁的老人,被病痛和苦楚所不断折磨,他的理智早就在几个月前含混不清了。”


虽然有这样的呼声,但是怀疑还是存在的。而他最后提出的假说,反而被用来证明萨列里晚年所说自己参加过莫扎特葬礼的事情,是不可信而需要再考证的。而如果能够考证出萨老师确实是当天参加葬礼的人之一,至少在客观的物质的层面上,我们能够为“萨列里没有毒害莫扎特,他们间确实存在友谊”这件事获得一些证据。


莫扎特葬礼的故事是浪漫主义时代的产物。悲剧性的传记作家不能很好地让莫扎特死去,因此相信了诗意的伪证。而萨列里和莫扎特之间的故事则是更复杂的,历史和一个时代的故事——虽然这样的故事可以被萨列里在对方葬礼上出现的一瞬身影所驳倒。


至少我们现在知道了,1791年12月6日的维也纳,是相对温和的一天,每个人都可以在四点后到郊区公墓去,扔一把泥土盖在莫扎特墓上——如果他愿意的话。每一个人也可以去顺道拜访一下和蔼可亲的音乐大师萨列里。那时谣言还没有扭曲历史的本来面貌,萨列里还不是嫉妒的凶手,他只是一个敬职敬责,喜欢甜点的宫廷乐师。


参考资料:


【1】    the weather at mozart's funeral ——by nicolas slonimsky  1960


【2】    《1791,莫扎特的最后一年》 H·C·罗宾斯·兰登


【3】    《莫扎特传》——1956年苏联版


【4】      Eitner,Quellen-Lexikon


【5】      Riemann, Musiklexikon, 11th ed


【6】      Ernest Newman, Stories of the Great Operas, N. Y., 1928, p. 315


【7】      Mozart, Genius und Mensch Hamburg, 1955


【8】      萨列里_莫扎特的_谋杀者_吕晨


【9】    萨列里在电影_莫扎特传_戏里戏外_刘宇乾


【10】 一位遭到严重诽谤的大师_胡越菲


【11】 Salieri Biography(网页版本)


【12】 Salieri_As_Portrayed_In_The_Ar


【13】 Scientific comparison of Mozart and Salieri


(萨列里:莫扎特之敌看的不多就不写了…. Maligned master激情求一下资源(。))


 

为这位太太哭泣

79x:

法扎現代AU,音樂教師薩列裡跟音樂大師莫扎特(同居中,無差)

還有薩列裡的學生貝多芬(啥) 

我不管
我就要开金正恩X文在寅的脑洞
灵感来源 @晚七

金:我们领导的国家是世界上最敌对的国家
文:那我们呢?
金:上文去掉一个字

文:为什么有统一时间的想法?
金:我要自己的心跳和时间与你同步

cp名可以叫[嗯嘤]
蜜汁鬼畜甜!希望大家都来吃邪教!

孤独

有一个女孩,没有什么朋友,和父母关系也不好,心事重重却无人倾诉 。
终于有一天她再也无法忍受孤独,用手机拨通了自己的座机。
她开始抱怨勾心斗角的同事,整天吵架闹离婚的父母,和借完钱就玩消失的老同学。
正当她喋喋不休得畅快的时候,电话里传来一个低沉的男中音:“嗯。”

“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当年风华正茂的少年,或是做了“敌人”的阶下囚,或是缠身于纷乱的政治斗争,或是早已为革命事业献出了生命。
同心同志的人,到底有几个呢?从一个地方出发的,怎么走着走着就散了呢?那些被伟大的领袖亲自定罪的人,在看过最后的走马灯时,是否闪过了那一幕少年好友的拍肩大笑呢?
“独立寒秋”,这个青年时的壮志豪言,竟是暮年时的一语成谶罢了。

薄薄酒(苏轼)

浮生客:

其一


薄薄酒,胜茶汤


粗粗布,胜无裳 ,丑妻恶妾胜空房。


五更待漏靴满霜,不如三伏日高睡足北窗凉。


珠襦玉柙万人相送归北邙,不如悬鹑百结独坐负朝阳。


生前富贵,死后文章,百年瞬息万世忙。


夷齐盗跖俱亡羊,不如眼前一醉是非忧乐都两忘。


其二


薄薄酒,饮两钟


粗粗布,著两重


美恶虽异醉暖同,丑妻恶妾寿乃公。


隐居求志义之从,本不计较东华尘土北窗风。


百年虽长要有终,富死未必输生穷。


但恐珠玉留君容,千载不朽遭樊崇。


文章自足欺盲聋,谁使一朝富贵面发红?


达人自达酒何功,世间是非忧乐本来空。


下午睡太多,晚上又失眠。无事,抄两首苏轼的薄薄酒。


今天是七夕啊

青年闰土

听周家当差的女人说,迅哥儿明日就要回来了。
我激动得整晚整晚睡不着,只盼着明儿去渡口等他去。可是,我这破烂的只比乞儿好上一点的衣裳,怎么去见他呀。他现在是学过洋的人了,是有知识的大人物了。我急忙从箱子底摸出几文钱,一共一块七毛八,我数了三遍,还是一块七毛八。这些是我这些年给人做工全部的积蓄了。
我将这些钱塞在枕头里,抱着它躺了一夜。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去了镇子里的衣铺子。那个伙计对我翻着白眼,将我看作空气一般。我陪着笑脸唤他,直到第四声他才懒懒地转过头:“什么事?”
“我、我想试试衣服……”
“……不行,你莫叫衣服弄脏了!”
我探向衣服的手停下,半天才讪讪地收回来。“那我就看看,看看……”
我选了黑色的那套。不是它样子最好看,而是它是这间铺子里最便宜的。伙计一脸被我坏了一天生意的倒霉样子,嫌弃地用两根手指拈着我给的铜板丢进了抽屉。
我匆匆赶向渡口,脑中想象着迅哥儿如今的样子,腿肚子突然有点打颤。可在半路上遇见了祥林嫂,她告诉我迅哥儿已经离开渡口,这会儿应该已经到家了,我急忙调转身子向周府走。
他会不会把我忘了?对于他这样的大人物来说,一个孩童时期的玩伴根本没有必要放在心上吧。我的模样也变了许多,连年的兵荒马乱熬老了我的身体,也熬老了我的心。迅哥儿,在那么多年过去以后,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一路上的胡思乱想已经让我的脑袋懵了,我迷迷糊糊地跟着领路的人,穿过院子向前堂走去。
嗬!那个端坐在红木椅子上,穿着长马褂的人,不正是我这些年日思夜想的迅哥儿吗?他从前圆润的脸变得瘦削,下巴上长出了青青的胡茬。他面色还是那么白皙,不想我,灰黄的布满皱纹的脸,眼睛被海风吹得通红。看那镶金边的眼镜片,一定是西洋来的高端货吧!他温柔如初的眼神在镜片后闪烁,我看不清那里面的情绪。
我分明听见他说:“啊!闰土哥,你来了?……”
我接着便有许多话,想要连珠一般涌出:那年夏天在瓜田里的时光,我这些年受的苦,我心中不为人知的情意……但又总觉得被什么挡着似的,单在脑海里面回旋,吐不出口去。
我站住了。他没忘了我,这让我欢喜极了;我多想,多想回到那童年没有错付的时光啊——可是,我到底和他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了。他有他的未来去闯,而我就只能在这里捱过半身残涯。
我哆嗦着嘴唇,我好像感觉我们之间隔着什么了,但我说不出。
终究是回不去了啊!痛苦与思念揉成一团从我胸膛涌出,我听见自己分明叫道:
“……老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