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茶念语

青年闰土

听周家当差的女人说,迅哥儿明日就要回来了。
我激动得整晚整晚睡不着,只盼着明儿去渡口等他去。可是,我这破烂的只比乞儿好上一点的衣裳,怎么去见他呀。他现在是学过洋的人了,是有知识的大人物了。我急忙从箱子底摸出几文钱,一共一块七毛八,我数了三遍,还是一块七毛八。这些是我这些年给人做工全部的积蓄了。
我将这些钱塞在枕头里,抱着它躺了一夜。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去了镇子里的衣铺子。那个伙计对我翻着白眼,将我看作空气一般。我陪着笑脸唤他,直到第四声他才懒懒地转过头:“什么事?”
“我、我想试试衣服……”
“……不行,你莫叫衣服弄脏了!”
我探向衣服的手停下,半天才讪讪地收回来。“那我就看看,看看……”
我选了黑色的那套。不是它样子最好看,而是它是这间铺子里最便宜的。伙计一脸被我坏了一天生意的倒霉样子,嫌弃地用两根手指拈着我给的铜板丢进了抽屉。
我匆匆赶向渡口,脑中想象着迅哥儿如今的样子,腿肚子突然有点打颤。可在半路上遇见了祥林嫂,她告诉我迅哥儿已经离开渡口,这会儿应该已经到家了,我急忙调转身子向周府走。
他会不会把我忘了?对于他这样的大人物来说,一个孩童时期的玩伴根本没有必要放在心上吧。我的模样也变了许多,连年的兵荒马乱熬老了我的身体,也熬老了我的心。迅哥儿,在那么多年过去以后,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一路上的胡思乱想已经让我的脑袋懵了,我迷迷糊糊地跟着领路的人,穿过院子向前堂走去。
嗬!那个端坐在红木椅子上,穿着长马褂的人,不正是我这些年日思夜想的迅哥儿吗?他从前圆润的脸变得瘦削,下巴上长出了青青的胡茬。他面色还是那么白皙,不想我,灰黄的布满皱纹的脸,眼睛被海风吹得通红。看那镶金边的眼镜片,一定是西洋来的高端货吧!他温柔如初的眼神在镜片后闪烁,我看不清那里面的情绪。
我分明听见他说:“啊!闰土哥,你来了?……”
我接着便有许多话,想要连珠一般涌出:那年夏天在瓜田里的时光,我这些年受的苦,我心中不为人知的情意……但又总觉得被什么挡着似的,单在脑海里面回旋,吐不出口去。
我站住了。他没忘了我,这让我欢喜极了;我多想,多想回到那童年没有错付的时光啊——可是,我到底和他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了。他有他的未来去闯,而我就只能在这里捱过半身残涯。
我哆嗦着嘴唇,我好像感觉我们之间隔着什么了,但我说不出。
终究是回不去了啊!痛苦与思念揉成一团从我胸膛涌出,我听见自己分明叫道:
“……老爷!”

评论(2)

热度(19)